今年夏天,皮膚狀況很好,於是當梅玲問我要不要去中文學校幫忙的時候,我竟然答應了。

答應的時候只是答應和校長見個面、去學校看看【註1】,結果與校長談過之後,就糊里糊塗接下了助教的工作。

這個班級是CSL -- Chinese as Second Language,學生有華人、美國人、日本人、印尼人...。之所以需要助教,是因為今年教師人手不足,這些學生程度參差不齊但又沒辦法開出兩個班,只好混在一起做灑尿牛丸。助教的工作就是幫忙學生課堂練習、管管秩序。

助教當了三四次,班導師說她要請假兩個月去開刀,我嚇一跳,還好校長有安排一位代課老師。

代課老師是前任校長,教學經驗也很豐富,不過她很忙,代了兩個禮拜之後,就找我幫忙代課期中考週。

期中考嘛,學生考試我監考,有什麼難的?而且代課老師交待我第一節課先給學生複習,第二節課再考;那週又適逢萬聖節,第三節課學校有小遊行和發糖果的活動,我心想那應該很輕鬆吧,就答應了代課。

代課那天我連白板筆都忘了帶,只好晨會時向校長借了兩支;筆記電腦當然更是沒有,我就這麼兩手空空...喔不,是手抱期中考卷、但腦袋空空地進了教室。

掉以輕心的結果,就是被學生欺負。這些十來歲的小屁孩,中文說不上幾句,但調皮搗蛋根本不需要任何語言好嗎~~ 之前老師在的時候,大家還算守規距,我只是個代課的,他們根本不放在眼裡哪(傷心)。

好不容易捱過可怕的三節課,寫信向老師報告上課進度(並致上無上的敬意)。沒想到一週之後,又要我代課!而且這次是完完整整的三節課!啊~~~~~~~~~

如果只是教中文,那沒問題,問題是要用英文教。

教小朋友中文也沒問題,問題是要教那些吵死人又自以為是而且台上老師在講他們常常根本沒在聽的青少年小屁孩。

如果沒教過不知道怕,大概也不會有問題,問題是我代過一次課了,超~~~可~~~怕~~~  >_<

備課不足的話,課堂中就會出現尷尬的空白,那種空白真是超可怕的~~

昨晚備課到半夜。身為家庭主婦,我已經不用powerpoint很久了!半夜在那邊搞閃卡叮咚叮咚的,投影片一張一張設定計時,超麻煩~(然後辛苦做半天,課堂上一分鐘就跑完了,空白空白空白!啊~~~~)

設計對話給學生練習、設計遊戲給學生玩、設計活動給學生唱唱跳跳.....

結論:教師節的月餅真不是容易吃的......XD

早上開完晨會,揹著大包小包往教室走去(每次開完晨會前往教室都有一種「從容就義」的感覺...)遇到學生向我打招呼:「老師早上好。 Where is the teacher?」我說老師請假,今天我上課。學生「噢」了一聲,後來我聽見有學生說「you are the substitute of substitute」哼,對啦!要不是看你們可憐,從學期開始就一直要適應不同老師,我才不要接下這次代課的工作。

幸好這次我的準備充份多了,雖然還是比預期的上得快了一些,但是該練習的句型、該認的字、該唱的歌、該玩的遊戲、該發獎品打星星的,都很順利做完。第三堂課最後出現了一點點空白,我就播影片讓學生唱唱歌然後提早兩分鐘下課,Happy Happy!

下課的時候每個學生都(照慣例)很可愛地對我說:「謝謝老師,老師再見!」我忍不住回應:「再見!I love you all!」唉,令人又愛又恨的小屁孩們。

ps. 校長可能是看我可憐,今天有分派一位助教幫我管秩序,下課時我和助教還有另一位觀課的老師聊天,說到這班小朋友是活潑了點,我說對啊還好有你們幫我「鎮」住場面,今天的秩序非常好,兩位老師嚇一跳:「這樣是非常好?!很多小孩邊上課邊講話,剛才還有學生上課走來走去欸。」XD

我這才想起來剛才上課時P的確有問我是不是可以走動一下,當時我只在心裡翻了一個白眼:whatever,就一邊繼續上課一邊讓他在旁邊走來走去。

既然老師提起,我就把P叫過來問:「你剛才為什麼要走來走去?」P一臉嚴肅地說他忽然腳抽筋,需要走動。(呃....哦...)然後開始跳來跳去說「也許需要做點瑜珈」(這哪招?!)

和青少年鬥法真的好可怕.....

【註1】我是真的想去中文學校看看孩子們到底在中文學校學些什麼。因為我一直在家教自己小孩中文,所謂閉門造車是也。不過最後因為接下的是CSL的班級,所以還是沒看到一般中文班在學什麼... Orz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瘋小貓 的頭像
瘋小貓

瘋小貓的華麗冒險

瘋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