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個禮拜在研究上遇到一些瓶頸,悶了好一陣。

昨天,稍微掙扎著爬出瓶口,又見到了一絲曙光。呼!
雖然微薄的氧氣還不夠我大口呼吸,但總算又能再度證明自己存在的事實、
可以小心翼翼地、偷偷給自己一個微笑。 :)

所以,上網來透透氣,向關心我的朋友打個招呼:「Hi~~ I'm still alive and feel better now.」

我研究的東西並不算新:浮水印。
不過,老闆希望我能將它發展到一個新的應用上。

浮水印是什麼東西?幹嘛用的?
讓我用個簡單比喻:河濱公園腳踏車上的「政府公物」字樣。
你看過台北市立河濱公園裡的公用腳踏車嗎?投一點點錢就可以騎好一陣子的那種。
網路上的文字、圖片……等等,就像是這樣的公用腳踏車。
也許你也住台北,卻從未看過這種腳踏車。為什麼?不用我說吧?想也知道。
和公用腳踏車不同的是:在網路上,你只要看到自已喜歡的東西,
大可馬上按下右鍵、選擇「複製」、存到自已的電腦,
網路上的文件不認主人,直接就變成你的啦 -- 連租金都不用!

加在圖文上的浮水印,就像是台北市政府在那些腳踏車上噴上的白漆,警告你別亂來。
不過,有用嗎?哈、哈、哈....( 尷尬 )

當然囉,我們研究的浮水印可不是白漆,它應該屬於一種...嗯...隱形墨水。
大家小時候都玩過隱形墨水吧?
看來空白無物的紙張,其實只需特殊的「顯影劑」就可令它上面的圖文現形:
有的要用火烤、有的得用水浸泡、還有要灑粉末的……花樣多得很。

不過……一種隱形墨水經得起多少不同的試煉?
在一張隱形墨水寫過的白紙上,
你若用各種色筆塗鴨、塗得不滿意還用立可白覆蓋、蓋完再繼續寫繼續畫…
等你完成傑作,再把紙拿去烤一烤、泡一泡,那原本用隱形墨水寫的字跡還可辯識嗎?
別開玩笑了…… :(

偷了公用腳踏車的傢伙亦然。
他們當然會想辦法把車子上的白漆刮掉:用小刀、用溶劑,
覺得清不乾淨就重新噴漆、噴一道不夠就噴兩道,更狠的甚至把一些零件拆下來換掉!

網路上的竊賊與現實世界的偷兒沒什麼兩樣。
而這就是老闆交給我的 mission impossible:想辦法研製一種刮不掉、溶不了、
不會被別的噴漆覆蓋、就算零件被換掉也還留有特殊印記的隱形墨水;
更誇張的要求是:除了腳踏車,這墨水還要可以塗在各種奇奇怪怪的材質上!
( 我一直在想……這東西若真的存在,一定是妙麗用魔法變出來的……)【註1】

在深夜苦思突破時,我常會很哀怨地嘆氣:幹嘛要去挑戰人性的黑暗面呢?唉!

面對河濱公園的腳踏車失竊,有很多法子的,不是嗎?
我們可以把押金提得很高、可以將車子上鎖、可以像家樂福擺放連鎖購物車那樣……
如果還是被偷,至少可以減少損失,而且提高了偷車的技術門檻。
同理,網路上的創作者也可以向使用者收取昂貴「租金」,稍稍慰勞他創作的辛苦。
但是,偷一部腳踏車就只是一部腳踏車的損失;
付費使用一篇文章、一幅圖片之後,卻會有數不盡的子子孫孫被複製出來
-- 你的智慧只值那第一次的付費。【註2】

前陣子拜讀托瓦茲先生 ( Linus Torvalds ) 的自傳,
對他那套「just for fun」的哲學大為嘆服。
「既然身為 Linux 的創作者,我就有權制訂它的版權宣告。
所以我宣告Linux 的版權就是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免費使用,但不可藉此牟利。
你可以任意更改這個系統裡你看不順眼的地方,唯一的條件是:公開原始碼。」
Cool! It's really cool, isn't it?
保護智慧財產權,這樣就夠了。
你愛用就拿去用!只要所有人都搞清楚:That's my idea!
如果世人都能擁有這樣的智慧、這樣的見解,跟本不需要浮水印嘛!
( Oh my God...... 所以,難道我還應該感謝世人的無知和自私? )

算了,多說無益。還是乖乖做研究吧。May God bless me. :p

【註1】雖然大部分時間我都滿沮喪的,但有時想到 3M 公司,卻又很讓我振奮:
儘管不可思議,他們還是成功研發了便利貼啊。
想黏的時候很牢固,想撕的時候不留痕跡。呀~~ 真是太神奇了。

【註2】有個補習班的作法讓我相當佩服:
他收集各系所的各科筆記和考古題,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你可以出錢跟他買,200元一份,買斷。
而他的法寶就是把黑色的手寫字跡全都印在深色紙上
-- 研讀時的辨識並不太困難,但你完全無法翻印!哈!
( 不知若干年後會不會有學生被這補習班激勵,自己設計出一台更高明的影印機… )
( 就像米酒純化機一樣…… 我真是愈來愈佩服窮則變、變則通的台灣人了…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瘋小貓 的頭像
瘋小貓

瘋小貓的華麗冒險

瘋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