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年輕時教過幾年小學,其中有個學生讓她印象深刻。據說那個學生當時才一年級,是個懂事的小男孩,非常非常喜歡他的老師(就是我媽),喜歡到什麼程度呢?喜歡到過年時還特地叫家裡人帶他去老師家拜年!媽媽和外公外婆一家人見到特別打扮整齊來拜年的學生,當然是驚訝不已,覺得這孩子太可愛太有趣了。

不久之後媽媽去師大念書,不再教小學,但這學生仍然常常給媽媽寫卡片。再過幾年,媽媽去金門教書、回台灣結婚......學生的問候都沒有停過。所以我從小也聽聞這學生的名字,媽媽偶爾收到卡片時就會講起他,她也不明白為什麼他會如此惦掛著一位小學一年級的老師?她記得那是她第一年當老師,但是並不記得教他時有什麼特別的。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年春節孩子到家裡來拜年,外婆請小孩吃了一碗年糕湯。

後來我們搬了幾次家、媽媽退休,就與這學生斷了音訊。

許多年以後,大約是我大學畢業時,意外聯絡上了這學生,他得知了媽媽的消息,非常開心,問到了地址,馬上登門拜訪!(和三十幾年前那個跑去老師家拜年的行逕一模一樣~)

按年紀我該要稱呼他叔叔,不過他決定按輩份叫我師妹,我稱他師兄就可以了。(霎時有種武俠小說的超現實感覺~)

師兄在香港工作,是公司的高階經理,偶爾回台灣與總公司開會。那次會面,他帶了妻女一起來,我們聊了一下午,相談甚歡。師兄言語幽默,但模樣很穩重;年輕漂亮的嫂子活潑得不得了,隨和開朗又健談,說起話來眉飛色舞,像小孩一樣;倒是十一二歲的小妹妹和母親的角色顛倒,沉靜地聽我們聊天,乖巧伶俐得完全不是她這年紀該有的成熟,偶爾語出驚人,還會用一種「真受不了你」的無奈表情看母親,惹得大家笑哈哈。

那次見面,媽媽和師兄一次把多年沒聯絡的話頭全都接上,當然也提到了三十多年前那碗年糕湯,師兄眉頭一皺,說他當然記得:從來沒喝過那麼奇怪的東西,很難喝。哈哈哈哈哈!媽媽聽到之後笑得眼淚都流出來:「那麼難喝你還喝完了,真是乖孩子!」大家又是哈哈哈哈哈!

重逢之前,我曾半開玩笑地對媽媽說,三十年前你是年輕貌美的大姊姊老師,師兄才會念念不忘;現在你都老了,師兄見到了恐怕要失望,這說不定就是最後一次碰面。

大錯特錯。

後來我畢業之後去新竹工作、結婚、出國,的確再沒見過師兄;但師兄仍然每年拜訪媽媽,就像小時候一樣,逢年過節寫卡片。

前幾年師兄回台灣定居,住在新店,有一回嫂子獨自散步,走到木柵一帶,她心想老師家應該不遠,就憑著記憶摸索,竟然真的讓她找到了!媽媽說她那時正好與小阿姨外出用餐,回家時遠遠發現嫂子在樓下又笑又跳,朝著她們揮手,快要六十歲的人了,還是像小孩兒一樣,實在有趣。媽媽邀請嫂子上樓喝茶,三人聊了一會兒天,嫂子聽說小阿姨也喜歡健走,而且也住新店,於是喝過茶又與小阿姨一道健走回家,興高采烈交了新朋友。

後來幾次師兄和嫂子與媽媽會面,也會邀請小阿姨一道,熱情又誠懇。

其實師兄和媽媽是完全不同世界的人,他的事業忙碌,一分鐘幾百萬上下的那種;媽媽的生活簡單平靜,兄弟姊妹都是軍公教,從來不曾結交過什麼生意人。但是師兄不管再忙,仍然年年拜訪問候,二十年不變 -- 不算中間失聯十幾年的話,其實是五十多年沒變!這份心意實在令媽媽感動、令我這做女兒的汗顏、也著實令人好奇。下次回台灣,我一定要回請師兄,好好謝謝他,順便問一下,從小到大遇過這麼多老師,到底為什麼獨鍾我的媽媽? :)

全站熱搜

瘋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