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去年秋天,夫夫和東杰就買了今年雪季的套票,一套六張,每張有兩三個雪場可以選。將這12張票排列組合最佳化之後,我們可以兩兩成行各滑三個雪場。

雪票到手之後,我們開始增添裝備。去年我都是用租的,夫夫覺得租裝備既浪費時間也浪費錢(租六次就可以買一套新的),所以一直說服我買裝備。我自己是覺得還好啦,因為去年整個雪季也才滑三次啊。而且我對自己沒什麼信心,總覺得滑一滑會摔斷腿什麼的,如果今年第一次滑就摔斷腿,整個雪季就報銷啦。

夫妻意見不合的時候總要有人讓步,關於買東西這件事,永遠都是夫夫想買我說不買最後我嘆口氣說『你決定吧』這樣。

買 ski 和 pole 都還算簡單,只要符合身高就行了,我們是初學者,東西的好壞我們分不出來、影響也不大,買二手的就可以了吧。最麻煩的是雪鞋,因為買別人穿過的好像有點不衛生,所以只好買新的。可是我們實在外行,連正確地穿脫方式都不知道,遑論舒不舒服合不合適了。夫夫從網路上訂了一雙看起來很讚的雪鞋,明明是我的尺寸(23.5"),卻怎麼穿都覺得太緊。後來把鞋子退掉、又去運動用品店挑選,一位臉臭臭的老先生才不太情願地教我們如何穿雪鞋:首先,一定要把鞋舌徹底拉出來,腳穿進去之後,塞回鞋舌,然後用『前後夾擊』的方式扣扣環 -- 一路往上扣是扣不上去的!(啊哈原來並不是因為我的腿太粗啊.......嗯好啦,我承認還是有點關連...)穿好之後,老先生教我向下蹲(因為這才是滑雪時的姿勢),咦,原本頂到腳趾的鞋子忽然就合腳了!不過因為店頭的價格比網路上貴好幾成,所以我們客氣謝過臉臭臭的老先生之後,又回到家裡改用另一個人的名字重新訂了原本那雙鞋 -- 希望店家沒有發現我們這種奧客行為! XD

買齊裝備之後還沒機會試穿,我們就飛回台灣過新年了。

在溫暖的台灣待了一個月,上個禮拜回來從機場搭 BART 轉乘 CalTrain 的時候,天空飄著毛毛雨,空氣冷颼颼的,我們一邊搓著手掌呼著氣,一邊覺得很開心:這樣冷冷的天氣才有冬天的味道。

東杰雅藍飛到『寒氣逼人』的紐約跨年 -- 不能說『冰天雪地』,因為那幾天紐約根本沒下雪,氣溫卻在 ±25°F 之間,凍死人了!他們回家之後,覺得冰點以上的氣溫真是暖和!

『總之,Santa Cruz 真是好地方。』這是東杰雅藍夫夫和我四人一致的結論。

回來沒幾天,我們四人連時差都還沒調過來呢,馬上就開始計畫週末滑雪了(果然是歡樂小鎮的生活!)這次要去 Squaw 和 Northstar 兩個雪場。

上次去 Squaw 的時候我還沒學會滑雪,不愉快的摔跤經驗早就忘光光了,只記得 Squaw 的海拔很高,要坐很久的 gondola。 Squaw 的纜車很大,可以擠十幾人,但是密閉空間的空氣很差,我坐到山頂時都快吐啦。

一年沒練習,技巧一定生疏了,夫夫看我很擔心的樣子,就陪我從綠色雪道開始練習。順利滑下第一個雪道之後,我的臉頰慢慢有點血色 -- 夫夫說我剛才一定是太緊張怕跌倒,才會臉色發白又想吐(不過我堅持是早餐太難吃加上纜車太悶的緣故)。



▼ 小貓滑雪的笨拙模樣(身邊的其他人都咻咻咻地過去)


東杰和雅藍去年感恩節就飛去丹佛滑了五天的雪,回來之後經驗值大增,現在都能滑藍色雪道。但是膽小的我還是不願輕易嚐試沒把握的事情,一直在幾個不同的綠色雪道練習。

午餐之後,我鼓起勇起想試試藍色雪道,但是我的雙腿顯然累了,最後一次滑綠色雪道時有點控制不良,差點摔大跤。想想明天還有一天可以滑,於是決定提早收工,讓身體好好休息。

這天晚上訂的是 Reno 的賭場飯店,從雪場開去飯店還要一個多小時,我真是累得不得了,後來大家在吃 buffet 的時候,我就忍不住趴在桌上睡著了,還惹來服務生關切,真好笑。

第二天的雪場是 Northstar,據說這個雪場的雪道比較容易,所以我也躍躍欲試,希望可以挑戰藍色雪道。

清晨從 Reno 出發,沿路盡是美麗的銀白世界。以下這些照片是要獻給 sk 和小茜的,因為去年我帶他們來 Reno 玩耍的時候遇上了暴風雪,沿途完全沒有欣賞到美麗風光,反而一直擔心是否能活著回去... XD (有機會再來玩吧!我一定會查好天氣預報再帶你們來滑雪的~~)




Northstar 的雪票是用網路折價券買的,因為大特價,所以大爆滿。我們得把車子停在較遠的停車場再搭接駁車到雪場。也許是新鞋比較硬的關係,滑了一天雪之後,我的小腿骨前側非常痛(因為滑雪時都是前傾的姿勢),第二天再穿上雪鞋,每走一步都很痛,光是從停車的地方走去搭接駁車,我就痛得想罵髒話。

Northstar 的雪道非常長,連最簡單的綠色雪道滑一趟都要十幾分鐘。勉強滑完第一趟綠色雪道,我忍不住對自己生起氣來:除了小腿很痛,大腿的肌肉也還沒恢復,所以滑起來歪歪斜斜的很不穩,這樣要怎麼滑藍色雪道呢?再滑半趟,覺得實在沒力了,決定原地休息,讓夫夫先滑下去,等會兒再上來找我。

半小時後,夫夫和東杰雅藍一起滑來,我們四人一起下滑到纜車站。說也奇怪,原本無力的大腿經過休息再滑之後,忽然就不那麼痠痛了;原本痛得要命的腳趾和小腿也不再感覺那麼糟糕。從纜車站其實還可以一路滑到 valley,而且也是綠色雪道,我不知哪來的勇氣,既然腿不疼了,就跟著一起滑下去吧。沒想到這段路很平緩,大大增強了我的信心,接著又從 valley 坐上山滑了一小段很輕鬆的藍色雪道,也很順利。我就在這幾個比較輕鬆的雪道練習轉彎和煞車的技巧,感覺自己有進步一些。

後來我想挑戰另一個藍色雪道,但是到了山頂又怯場,於是和夫夫約定分頭行進:我從綠色雪道下,他走藍色,如果藍色不太難我再嚐試。結果等我滑到山下,夫夫也才剛到。他喘著氣說:摔了三跤才滑下來。因為坡太陡,他的平行式轉彎轉不過來,只好一路用八字煞車,非常累,他得好好休息(呼,還好我剛才沒有衝動跟著滑,不然一定坐在地上哭鬧直到天黑 XD)。我們在山下的火爐邊坐了好一會兒,最後又滑了幾次簡單的藍綠雪道才打道回府。



今天早上起床,大腿有一點痠、小腿肚很痠、小腿骨很痛、但是最奇怪的是:脖子很痠!!我問雅藍,她說上次她從丹佛滑雪回來也是脖子超級痠,不過也想不出來為什麼脖子會痠....有人知道為什麼嗎? XD

▼ View from the lift @ Northstar



全站熱搜

瘋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