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樓下成群背著書包的學生一路笑鬧。放暑假了。

走在學生的臭汗和笑語間,熟悉的路上都是陌生的商家,一家挨著一家。

一個毫不起眼的空隙,我沒有預警地直角轉入,嗯,其實比較像魚,像魚一般滑入,滑入回家的那條巷子,然後世界就被按了靜音鍵,臭汗和笑語被擱在外面。

巷子裡的家庭理髮還在,修改衣服的家庭裁縫還在,在窄巷旁偷著一點點正午陽光的曬衣架也還在(架上永遠晾著同樣的衣衫)。舊公寓的波浪板、路邊的萬年青盆栽,都還在。

唔,原來這個毫不起眼的巷子不只是靜音鍵,也是暫停鍵。彷彿三十年的時間不曾流轉。

窄巷很短,頂多二十秒就能穿越。走出窄巷,金燦燦的陽光灌頂,寬敞的柏油路面熱情如火。暫停鍵被放開。

忍不住地想,喧鬧的台北市區有多少這樣默默一個直角就能讓人隱身又能凍結時間的巷子啊?

6/28/2019


堂妹:家裡那個巷子真的很安靜,少了很多的聲音

學弟K:我只知道在臺灣的巷子,走路要很小心突然衝出來的車子。尤其是轉角有違停的車子時
小貓:沒錯。我其實就是這意思。隨時可以隱身的直角彎巷子,也是隨時會衝出摩托車的恐怖巷子。那些巷子太窄,走在騎樓時根本不會注意,可是這麼窄還是可以騎摩托車腳踏車,真的很神奇。

學弟C:小貓文筆真好 我怎樣都寫不出這麼有意境的文字
小貓:小孩不在身邊的時候是文思泉湧多愁善感的文藝歐巴桑,小孩在的時候就馬上退化成只會碎碎念的囉嗦老媽。

全站熱搜

瘋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