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空氣濕濕黏黏,每個人的皮膚都油油亮亮。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有點黏黏的,排隊時可以聞到旁人的洗髮精味道(或者臭汗味)。這裡的人講話或相處也都有點黏,有一種親暱的感覺。

回台灣二十幾天,一開始有點不習慣,但不知不覺也融入了這個黏黏的環境。對嘛,因為我本就來自這塊土地,我本來就應該這麼黏乎乎的嘛!

在機場與送機的公婆擁抱分離說再見,轉身推著行李搭電扶梯,忽然有一種被拔起來的感覺,從那油乎乎黏答答的什麼中間被拔起來。機場裡人潮洶湧,卻忽然感到一陣孤單,世界「又」只剩我和老公孩子四個人了。

原來我是一滴油,離開了油壺,滴進汪洋大海,縱使悠遊其中,卻永遠是自己一滴。

7/19/2019

IMG_20190718_184353.jpg


國庭:我們都被問的老問題:台灣這麼好,那你為什麼不回台灣呢?
小貓:美國也很好。各有各的好。出來了這麼多年,兩邊都是家。

學長W:..單純就是鄉愁,當勇敢追求想要的生活方式的同時,無可避免留下的那個部份。

小虞:保重啊
小貓:我超重的.... Orz

Sharon:歡迎回到不黏呼呼、陽光普照的南加州!

全站熱搜

瘋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