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303-s.jpg

最近幾年每次回到台北,都發現公車站牌又進化了一點點。

小時候,每個公車公司有自己的站牌,欣欣客運是長方形的,台北客運是圓形的,大有客運、三重客運,全都不一樣。同樣一站,地上會立著好幾根站牌。公車路線密密麻麻寫在站牌背面,高高在上,睥睨像我這樣的哈比人們。面對不熟的路線,我常遊走在各站牌間,伸長脖子仰得發痠,推敲半天還是搭錯方向。

後來許多公車站建了候車亭,路線圖像榜單一樣工工整整張貼,查閱起來清楚多了。

有些沒有候車亭的小站,像是我家巷口,發展出親切的滾筒式站牌。站牌棍棍上安裝了許多滾筒,每條路線寫在一個滾筒上,一筒一路。字體也許並沒有變大,但現在我可以直接站在滾筒面前,要多近有多近,要看哪裡轉到哪裡,好像文具店裡讓人挑選卡片的旋轉展示架。

這次回來,公車站又有新演化:即時候車資訊的跑馬燈看板!『891......1分鐘進站、671......3分鐘進站、295......28分鐘進站、綠2公車......已離站、oo公車......今日無服務⋯』

我無比嘆服地看著那短小精悍的跑馬燈看板,想起二十多年前,某學長在李琳山教授的語音實驗室做專題,題目就是台北公車路線的語音查詢系統啊。那時我說,查路線不夠啦,還要告訴人家要等多久才實用(295一小時才一班,我得知道到底是遲到還是已經開走才能決定要不要走過基隆路搭611啊!)喏,告訴你,告訴你,現在通通告訴你~

看著巷口的公車站牌年年進化,而且越來越高科技,忽然想起聖地牙哥家門口的信箱。不知道多少年來它一直都用同樣的姿勢站在那兒,支撐信箱的架子是木製的,每六、七年就會因風吹雨淋而不支。倒塌的架子會被換掉,不過還是換上同樣的木架子,一樣只能撐六、七年。鄰居們都很有耐心地對待這些信箱架,壞了就換,換了還是會壞。附近社區所有人家都是用這樣的木架子(可能全美國都用這樣的木架子吧。)我想,如果在台灣,大家發現木架子壽命有限的第一反應應該是罵一聲幹,然後就會用水泥或角鋼做新架子,水泥還要灌得很粗勇,可以用100年都不會被颱風吹爛。這樣。

真的是很莫名其妙的聯想,我知道。

6/29/2019



學姊L:木頭很好,但放在台灣缺點就是太容易發黴,不過台灣應該沒什麼東西是不會發黴的吧

學長H:我完全可以想像角鋼,然後每過幾個月就會有新聞是陣頭拔信箱械鬥之類的

全站熱搜

瘋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