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五歲開始學鋼琴。一開始是去上YAMAHA兒童音樂班,我還記得在教室裡跟著林老師打拍子「塔-盎、塔-盎、塔-盎盎盎」、彈電子琴、玩鈴鼓響板、唱可愛的歌曲。音樂班的課本有全彩的美麗圖畫,每個小朋友還有一本貼紙小冊,也是全彩精美印刷,各種可愛圖案裡很多空白的方形圓形,小朋友每次下課前向老師領貼一張珍貴的小小的很有質感的可愛貼紙,像集郵一樣小心翼翼貼上小冊。每期註冊時我都會大發雄心壯志要把貼紙簿貼滿!...不過每次都是虎頭蛇尾。 XD

音樂班才上了幾堂課,媽媽發現我很有興趣,就大手筆買了鋼琴、找了一位音樂系的大姊姊來家裡教我。一台直立鋼琴十萬台幣,在三十五年前,真是很大一筆錢啊!

記得一開始鋼琴放在客廳,我還得加個小凳子在鋼琴椅上才搆得到琴鍵,鄭老師來教琴的時候(好像是晚上七八點左右)其他家人就戴著耳機看八點檔 XD(咦?這什麼搞笑的畫面!可是真的是這樣...)

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把琴移到我房間,上課時終於可以安安靜靜,家人也可以自在看電視或走動......不過鬆了最大一口氣的應該還是鄭老師吧。哈哈。一邊教琴一邊有人在旁邊戴耳機看電視到底是什麼感覺?

後來鄭老師音樂系畢業好像就回新竹去了,暫時找不到合適的老師,媽媽就帶我到YAMAHA上一對一的私人課程。不過我和音樂班可能八字不合,跟過兩位老師,一位太鬆、一位太兇。鬆的老師媽媽不滿意;兇的那位當然就是我不滿意。每個禮拜要寫很多樂理作業(到底那些和弦在幹什麼的我已經完全忘光)然後上課彈不好會被老師用鉛筆敲手指(痛倒是不痛但是很驚嚇)。小學畢業前,我哭著寫了一封信給媽媽說我不要學了,那封信媽媽還留到現在,呃。

據音樂班的櫃台小姐說(好像是媽媽替我抱怨老師太兇的時候)我那時剛好在一個瓶頸的程度,所以學起那些音階啊、樂理的,一定特別痛苦,捱過這陣子就會更上層樓。

不過我沒捱過 :p

後來媽媽又找了一位來家裡教我的沈老師,可能是到人家家裡上課的老師都不會(ㄍㄢˇ)太兇,我就和沈老師處得挺好。

咦?這麼說來,我到底是學到小學畢業還是中學也有繼續?呃。

在我學琴的路上有很多天使,小謹表哥是其中之一。大家知道熱門音樂大賽嗎?張雨生就是從那個比賽出來的,他是第一屆。小謹表哥是第四屆的最佳鼓手,超強!最厲害的是他完、全、自、學!小謹表哥也很喜歡彈鋼琴,但不會看譜(!)他在樂器行教鼓、玩樂團,不知道跟誰學了幾首曲子,彈起來非常唬人 :p 那時候表哥常常逗還在念小學的我,叫我好好學琴,長大一點去他的樂團當鍵盤手。

中學時,音樂教室在舊大樓,幾間老舊的教室,擺著幾架老舊的鋼琴,很多女生會在午休下課時跑去彈彈唱唱,我在那時遇到另一位天使:周淑雯,正在教她彈的是王心怡,兩人都不會看譜,好像是哪裡的大姊姊一句一句教著她們彈的。她們彈理查克萊德門的曲子,聽起來很耳熟。我記得小時候很多個無聊沉悶的午後,常常聽對面鄰居傳來一樣的旋律。由於沒有譜,所以淑雯也是手把手一句句的教我。我從來都是視譜彈琴,因為淑雯,才第一次發現背譜彈琴的從容和優雅。

淑雯彈一手好琴,寫一筆好字(毛筆字和鋼筆字),還有好文采,不過可惜國二的時候我們就被分到不同班了。直到現在我還常常想起她娟秀的字、彈琴時靈氣的側臉、還有她說起週末哪個大哥哥又帶她出去溜冰去游泳的神采飛揚的模樣… 多麼神奇!那是和我這個書呆子完全不同的世界啊。

高中的時候班上有個男生叫葉立峰,平時打籃球說幹話的時候完全就是個很普通的臭男生,當他正經兒八百坐在老舊鋼琴前,彈起蕭邦的華麗圓舞曲,我下巴都快掉下來。曲畢,他回頭看我:「幹嘛?我又沒有一邊嚼檳榔一邊彈。」呃,開口就還是一樣沒水準。 XD

其實我很感謝葉立峰的。在大學聯考的沉重壓力之下,大部份的書呆子都會乖乖把鋼琴跳舞這種才藝丟到一邊,但因為有他常常在旁邊煩我「欸給你聽這個」「欸你要不要彈這個」,我才仍然持續練琴。我想我媽也很感謝葉立峰,因為有他,這麼多年來砸在我身上的鋼琴學費才沒有沉到海底。

上了大學,丟開聯考,好像並沒有多一點時間擁抱鋼琴。鋼琴是伴奏用的,主要功能是交朋友 :p 記得宜暉在吉他社的歌唱比賽唱歌劇魅影、電機之夜維貞唱檸檬樹、還有澄祐的秋韻、陳立人的長城(錯!是豫北),噢還有喬恩的牧笛。

結婚之後搬到新竹,原來的二十年老琴留在娘家,我們另外花七萬塊買了一台二手鋼琴;幾年後離開台灣到美國當學生,琴送給堂妹,老公又瞞著我買了一台兩千美金的電鋼琴。當時貨送到宿舍裡我真是瞠目結舌:一個月薪水一千多塊錢付房租都勉強了竟然還花那麼多錢買琴!

不過事實證明老公是對的。因為有琴,我才沒離開過。雖然柴米油鹽和尿布奶瓶佔據了大部份的生活,但偶爾心血來潮,彈幾首小曲,老公會吹著口哨回應、或者做一杯調酒,躺在沙發上,時光就像回到從前,回到竹科下班後的新竹老爺 lounge bar 現場演奏。C'est la vie!

上個月陪小孩去圖書館借書,我無聊地瀏覽電腦借書系統,忽然想到:不知道圖書館裡有沒有樂譜呢?順手一查,原來什麼都有!Elton John、Sound of Music、Ma Ma Mia、Chitty Chitty Bang Bang......。上禮拜拿到預約已久的 La La Land,非常興奮地試彈每一首曲子,雖然手有點打結,但真的好開心!日日夜夜的練習,好像回到十幾歲那段無憂無慮的日子。

La La Land 的原聲帶在家裡早已聽得爛熟,一開始我彈,小孩也興奮地跟著唱;後來連續好幾天,我總是反覆練著同一首曲子、反覆彈著幾個不順的小節段落,小孩大概聽著無聊,就跑去做自己的事了。啊~~ 兩個小孩都沒有學樂器,老娘知音難尋啊~~ XD

說起來這還是我人生第一次錄自己彈琴呢,不過老公看了我自己錄的影片,大搖其頭:妳這踏板和翻譜的聲音也太大了...於是從小叮噹口袋裡拿出音源線,接上他的大相機(原來相機有這種功能?!)讓我戴起耳機重新錄了下面這段影片。嗯,電鋼琴雖然不是真的鋼琴,就錄音這點來說還是挺不錯的呀!謝謝我的天使老公。

 

創作者介紹

瘋小貓的華麗冒險

瘋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rhu
  • 其實我在臉書看到你的影片時, 還蠻想回說小貓以前幫我伴奏彈那麼好, 為何還會懷疑自己~
    不過我沒拉過長城啦~ 你幫我伴過的是豫北敘事曲(校友團), 而且之前應該還有另外一首, 因為我記得我穿一整個亮藍, 你穿一整個大紅, 我們在台上非常顯眼, 但是我怎樣也想不起來我到底是演甚麼歌了.....
  • 哎呀對欸是豫北....大紅配大藍就是豫北啊。不過記得後來我趕緊找大阮妹借了一件藍紫色的穿,才沒那麼顯眼...

    瘋小貓 於 2018/01/27 13:09 回覆

  • erhu
  • 剛剛看了以前的照片, 的確大紅大藍(其實那件衣服有點偏紫, 所以其實真的可以說是大紅大紫了...)是校友團的演出....咦!? 所以你真的只有幫我伴奏過一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