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藍從台灣回來,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什麼時候要去滑雪?」不過這陣子夫夫很忙,所以這個週末我就單槍匹馬和東杰雅藍、大頭夫婦去「練功」 -- 預買的本季雪票終於要用光啦!呼!

滑雪前一晚,理應是早早睡覺儲備體力的,但是本週末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當然是台灣總統大選啦!憂國憂民的小貓夫婦非常關心台灣新聞,這些天來什麼「四個蠢蛋」啦、「X女兒」啦、「聲援西藏抵制奧運」等等,所有話題我們都一清二楚。投票當天早上,我們還特別打電話回家催票呢!(結果竟然忘了向哥哥說生日快樂!)這麼關心選情,我當然很想看開票啊!無奈加州與台灣時差 15 個小時,當我撐到半夜一點多終於不支倒下的時候,才剛開了20票...XD(我一邊昏睡、還一邊嘟嚷著請夫夫開廣播,說要聽報票,結果當然是聽不到幾千票就睡著了。)夫夫不用早起滑雪,硬撐著整晚沒睡,盯著網路上的即時報票系統,按了不知道幾百次 reload。

三點五十鬧鐘響,夫夫搖醒我,說:「喂,七百萬比五百萬,我贏了。」(開票之前,我們兩個好賭成性的傢伙照例要賭一把,我猜差距100萬,夫夫猜200萬。)(話說難得他會猜對...每次去超市買菜結帳都是我贏的說...)

四點多摸黑出發,到了東杰家我才想起忘了帶錢包,連帶著證件也都沒帶 -- 這下可好,有非常正當的理由不必開車。哇哈哈 :p

Heavenly 是太浩湖邊最富盛名的一個雪場,據說常有人山人海的觀光客,但今天的人潮並不多,我猜是復活節的關係,大家都乖乖上教堂去了。



我們先在纜車站附近的綠線熱身兩趟,然後就到山頂挑戰藍虛線 Ridge Run。「虛線」好像是 Heavenly 才有的路線標示,表示比較簡單的該級路線。順利滑下之後,接著挑戰山頂陵線 Skyline Trail,這段路非常平緩,常常需要用手撐雪杖往前滑行,滑起來很累。還好山頂的視野非常棒,慢慢滑行,可以享受波光粼粼太浩湖美景;轉個彎,又可以看見內華達州的大片寬廣平原。



在 Skyline Trail 的盡頭沿 Big Dipper 滑下來,也是另一條藍線。接著再坐另一個 lift 滑 California Trail,還是藍線。這個路線很有趣,滑到一半的時候會看見一塊小木牌寫「Welcome to California!」原來 Heavenly 座落在內華達州和加州交界,而這個雪道正好跨過州界,所以我們在這段路線上上下下的,就穿梭在兩州之間。



Heavenly 的雪道都非常寬廣,雪況也很好:不軟不硬、平坦、有雪粉,滑起來真是心曠神怡。再加上它的 lift 通常是 express,速度頗快,玩起來很順暢。

從 California Trail 滑下來的時候,我們看到頭頂有奇怪的東西閃過,留神一看,原來是單人滑纜,這是今年新增的遊戲項目「Heavenly Flyer」,大家都覺得有趣,決定一探究竟。不過攤開地圖一看,要走到 Flyer 的搭乘地點還挺麻煩的 -- 滑雪就是這樣,只能往下移動。如果想要到某個高點,一定要先搭 lift 到比它還高的地方,然後滑下去。有時候受限於雪道路線,一趟滑不到,還得坐兩三趟 lift,慢慢橫向移動哩。

三點半,我們終於滑到 Flyer 的乘坐點,結果它已經收攤了 XD
(不過再仔細瞧,發現搭這個還要另花 30 塊錢買票,真是太貴了,不玩也罷。)

四點半回到車上,我已累得筋疲力竭。今天我一路都跟著大家玩,竟然都是走藍線。從前我的藍綠比例大約是 40% : 60%,今天大幅躍至 80% : 20%,而且 Heavenly 的雪道都特別長,難怪會讓人累成這樣。雪場關門前的最後一趟,我在一個陡坡跌倒,卻完全沒力再站起來,乾脆把雙腳的雪橇都脫掉,拿在手上,然後一屁股坐在雪上滑下去 -- 其實還滿舒服的,只不過很難控制方向,會一直轉圈圈。 :p

今日的「戰果」是跌倒時左膝蓋內側被右腳雪橇K到,淤青一大片,還好不影響滑雪動作,相信今晚休息之後,明天又是一條好漢啊!XD

第二天早上,大家再度發揮蘑菇本色,吃早餐啊買午餐的,摸到十點半才抵達雪場。 :p
(一進雪場就看到有隻人形兔寶寶坐著雪上摩托車呼囂而過祝大家 Happy Easter,很有趣)

我三週前才滑過 Kirkwood,對這裡的雪道記憶猶新,所以當大家滑完 1 號 lift 的綠線當做熱身之後,說要去滑 2 號 lift,我心裡的陰影悄悄爬了上來 -- 上次夫夫陪我滑過一次 2 號的 Juniper,風大雪硬地不平,把我嚇都嚇壞了。不過跟著大家團體行動,合群是很重要底,怕什麼怕呢,現在還是一早體力最好的時候呢,慢慢滑總沒問題吧!

結果大頭帶著我們走 Flying Carpet,不是上次那個又陡又硬的 Juniper,我竟然順利滑了下來,好開心啊!我得意地告訴自己:「我克服了!」當大家說要再滑一趟的時候,我也開心地答應了,坐在 lift 上面還想著這次要怎麼滑快一點。

到了山頂與大家會合,一起「開滑」。我一開始落後,接著慢慢加速,眼看超越了 Judy,心底很樂,卻馬上樂極生悲:速度太快,一個重心不穩,滾了一圈滑行數公尺才停下。雖然裝備都飛掉了,還好沒什麼大礙。撿回雪橇帽子和太陽眼鏡,站起來拍拍屁股又馬上往下滑去,結果滑沒兩分鐘又不知怎麼搞的跌倒 -- 這次看起來只是跌坐在原地,實際上卻痛得要命,大概是那個地方的雪很硬吧。再次站起來,這會兒可真是小心翼翼地慢慢滑下去 -- 讓大家在山下久等啦,真是不好意思。(話說我就算不跌倒也總是滑最慢的,但每次只要一想加速就跌跤,結果變更慢、讓大家等更久....我還是慢慢滑小心滑好了,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咩...)



Kirkwood 大部份藍線以下的雪道我都玩過了(不過還是沒膽再次挑戰 Juniper),休息時打開地圖來研究,發現 2 號 lift 的背面還有大半座空曠的山可以玩,而且有標示藍色的路線,於是提出來和大家討論。大頭看看我指的路線,說:「ㄟ..可以啊...」還沒講完就被 Judy 搶白:「厚,上次雅藍就是在這裡摔倒坐救護車的啦!」呃....救護車嗎?這裡不是有黑色也有藍色嗎?「可能只有兩公尺是屬於藍色...」 XD

不過因為我實在想試試新路線,所以決定還是坐 2 號 lift 到小山頂,先沿著山坡滑到背面坡底,然後實地觀察背山的坡度如何,如果覺得輕鬆就坐 4 號 lift 上山頂,不然就坐 3 號 lift 回頭。嗯嗯,聽起來進可攻退可守,就這樣辦吧!

跳下 2 號 lift,滑向後山,前半段都很平緩,下了數十公尺之後,山勢忽然變陡,哇!這下子可糟,卡在中間也不能回頭,只能硬著頭皮向下滑囉。

吃力地滑過這段陡坡,大頭意味深長地問我:「感想如何?」我咂咂嘴:「有點陡ㄟ..」嘻。所以當然就回頭啦。(搭 lift 的時候向下看,這才發現剛才這段真的非常陡啊,如果我是先坐 lift 看見這坡,一定是打死不肯滑的 XD)

回到 2 號 lift 坡頂,大家看看時間也不早了,如果還要趕去別的雪道玩可能會來不及,不如就在這個 Flying Carpet 拼命衝吧。所以最後半個多小時我們五個人就在這個雪道衝上衝下的,不亦樂乎。而我,也在最後一趟滑下山的時候再度不負眾望地跌倒,而且不知怎麼回事一直穿不上雪橇,成為最後一個下山的遊客....相當不賴啊... XD


▲ 沿途美麗的風景 by 我的小小遜遜照相手機

【後記】
滑雪第二天醒來之後脖子相當疼痛,想必是因為我摔了一個大跤(裝備摔掉 + 翻滾一圈那次)。東杰這次也摔了一個比較嚴重的跤 -- 滑黑線下來時減速不及,在靠近山底、雪道合併的地方與一個玩雪板的人相撞。結果回來也是脖子痠痛(以前都不會)。所以推測這種翻滾摔跤會導致頸部受傷,還是千萬要小心才行。

【新名詞】
下面這種一大堆凹凸小麵包的滑道叫做『mogal』。Heavenly 有一整面山都是這種滑道,遠遠看來就像風乾福橘皮似的。我的技術還差得遠,完全不敢滑這種。 :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瘋小貓 的頭像
瘋小貓

瘋小貓的華麗冒險

瘋小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